英超

风魔 第三百三十四章:紫镜女奴(二)

2020-01-16 22:28: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三百三十四章:紫镜女奴(二)

入手之处一片滑腻弹挺、滑腻温热的触感袭来,没想到花溟胸前那对高耸挺拔的酥软弹性十足,而且摸过之后,手指上还留有一丝魔族女人特有的处子芳香。

情不自禁的将手指放到鼻端嗅了一下,陶醉的闭上眼睛,好特别的味道!

仔细的朝花溟那张脸望去,萧寒发现这个魔族的女人居然对自己的容貌还进行了一些处理,若是平时,萧寒自然看不出来,现在有的是时间细细观察,花溟脸上的易容之物自然就看出来了。

要不要除去易容之物,看一看她的真实面目呢?萧寒心中想到。

反正除了那幽谧的三角神秘之处,她身上哪里没有被他看过,这脸自然也是不能放过了!

好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不比自己府中的几个女人差,甚至还略微的高出一筹,萧寒不禁发出几声“啧啧”的惊叹声。

在她那烟云般的黛眉下,是两只漆黑色的眼眸,如秋水般盈盈脉脉,美得如梦如幻,衬着那挺直秀气的鼻子、光洁如玉的面庞、嫣红诱人的双唇,凝脂般晶莹柔嫩的肌肤,满头金发如流云飞瀑般飘逸地散落脑后,萧寒知道,她头发的颜色是用一种叫“金陀罗”的液汁染成的,如果不自己瞧发根,是不会发现她原本这一头乌黑亮丽的青丝的。

“金陀罗”染成的金色头发需要一种特殊的药水才能清洗,萧寒不是专业的理发师,手里没有这种东西,而且“金陀罗”液汁制成的染发剂和清洗药水都是十分昂贵的,只有专门的炼金术士才会制作。

炼金术士既是一个烧钱的职业,同样也是一个赚大钱的职业,而拥有炼金术天赋的人很少,所以他们都感觉上比人神秘一些,相比而言,药师就没有太多的天赋要求。只要学会了一点草药的配置,就可以被称之为药师了。

药师的廉价和炼金术师的神秘,使得这两种职业在大陆上有着截然不同的地位。

其实它们是共通的,但是人们往往推崇和尊敬炼金术师。而鄙视和瞧不起药师,加上光明圣教的排挤药师而推波助澜,药师在某些地方居然变成了邪恶的代名词!

一阵滑腻温热的触感从指端传来,萧寒心中不觉荡起了一丝涟漪,原来他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抚摸上花溟的白皙的脸颊!

“哎……”最终萧寒叹息一声。替花溟换上一件比较宽松的衣服,然后飘然而去。

其实花溟在萧寒除去她脸上的伪装易容之时就已经苏醒过来,只不过萧寒当时惊艳之下,并没有察觉,而花溟也不想在那个时刻让萧寒知道她醒过来的,因为她自己感觉到自己全身赤裸,这样醒过来,她该如何面对呢?

不管怎么说她总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虽然与紫镜之间的一段孽情,但女人跟女人。与男人跟女人总归是有所不同的。

萧寒走后不久,花溟睁开双眼,艰难的伸手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费立国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房间中。

“你醒了!”费立国看到花溟的真面目,也不禁小小惊艳的一把,萧寒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招惹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是人间绝色。

“你是城堡下面的那个人?”花溟来兰若堡次数不少了,自然知道这兰若堡下面还住了一个人,她知道,这个人萧寒也是知道的。说不定这个人就是萧寒的手下。

事实上,她重伤后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当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兰若堡,只有逃到这里。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事实上也是如此,如果不是费立国发现了她,并替她遮掩掉行迹,估计早就被追杀她的人给发现了。

“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花溟对不对?”费立国对这个魔族女人没有好感,只不过他现在是萧寒的手下。主上的心思难以琢磨,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手段替萧寒分忧。

“我想见他,可以吗?”花溟的伤很重,如果不好好静养的话,很有可能会恶化。

“你是魔族,他是人,你见他没有好下场的。”费立国说道,“再说,你们还是敌人!”

“我不想与他为敌,我只想好好的活下去!”花溟脸色苍白,捂着胸口说道。

“那就不该来人间界!”费立国冷漠的说道。

“魔界的生活我不想再过了!”花溟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说不出的疲倦,仿佛在回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那不是人过的日子!”

“你想背叛魔族?”费立国吃惊的问道。

“没有,我只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在魔界已经找不到了。”花溟说道。

“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费立国对这个一个绝色魔女产生了一丝兴趣。

“结婚,生孩子,然后过平静的生活。”花溟微微一笑道。

“这么简单?”费立国一愣,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花溟道。

“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在魔界根本不可能做到!”花溟说道。

“可以跟我说一说魔界的事吗?”费立国一个人除了修炼,也很寂寞的,他也希望能有一个人陪着他说话,起码他还能知道,自己还是一个会说话的人。

“你想知道什么?”与当初跟萧寒的对话如出一辙!

“你们魔界,漂亮的女人多吗?”费立国居然出人意料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来。

花溟愣住了,她以为费立国会问一些关于魔界势力的问题,却没想到第一个问题居然扯上了女人,下意识的将自己这个级别的给撇了开去:“不知道,应该不多吧。”

“那就好,我就害怕那小子去了魔界之后,把魔界所有的美丽的女人都勾搭上,那可就大麻烦了!”费立国仿佛松了一口气道。

花溟闻言,顿时目瞪口呆,这样的可能只发生在魔界的男人都死光的情形之下。

魔界的势力也是乱七八糟的,比起人间界来说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人家实力确实很强大,随便一个家族放到苍茫大陆上来。都比一个四大帝国中任何一个帝国强,而且魔界这样的家族可不止一两个!

回到城主府的萧寒立刻命人将辰雨唤了过来,让她密切至于各地的可疑人物以及有任何类似与打斗的痕迹,但凡有任何怀疑的。立即上报!

花溟突然被人打成重伤,这究竟是何人所为呢?

辰雨回到暗影总部,苏菲亚却早已在哪里等候多时了。

“又有什么发现,那个花子的女人是不是露出什么意图?”辰雨以为苏菲亚是为了那个新进的使女“花子”来的。

“不是,这一次是一个叫何丽的女人!”苏菲亚表情有些凝重。

“何丽。是不是那个有个儿子叫虎子的母亲,她不是在东区食堂做事吗?挺本分的一个女人?”辰雨想都没想脱口就道。

“雨夫人过目不忘,苏菲亚万分佩服!”

“前一阵子是挺本分的,肯吃苦,也不怕脏和累,话也不多,跟同事之间也想处的不错,为人也挺和善的,不过最近,她似乎对某个人特别的关心。起先我听到下面的人禀告,还以为她不过是好奇罢了,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好奇这么简单!”苏菲亚道。

“你也别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虽然对风城不坏好心的人多去了,也总不能搞得大家伙神经兮兮的了,只要家世清白的,已经甄别过了的,就不要随随便便的怀疑人家。还有告诉下面的人没事不要总是嚼舌根,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随便放谣言!”辰雨说道。

“可是我们对何丽的丈夫做个调查,发现她的丈夫十分可疑!”苏菲亚道。

“怎么可疑了?”辰雨随口问道。

“根据邻居们说,何丽与他丈夫搬进风城来。一直非常的恩爱,但是近几个月,经常有人听到何丽家半夜传来女人哭泣的声音,还有他们家的虎子,原本活泼爱动的孩子,也变得沉默寡言起来。”苏菲亚道。

辰雨眼睛中闪过一丝厉芒:“你是怀疑有人抓了他丈夫。然后顶替了他,威胁何丽把他们打探府中的消息?”

“我派人分别在何丽的几个邻居家守过夜,确实如他们所说,有几个晚上,他们都听到了何丽的哭声,还有一个男人隐约的粗暴的喝吗声。”苏菲亚道。

辰雨微微皱眉道:“何丽不过是食堂的一个小小的洗刷的杂工,如何能解除到府中的机密,这也许就是人家的家事,夫妻之间闹点别扭啥的,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可是何丽为什么对其他事情漠不关心,而对欧阳家的欧阳春如此的关心,难道这其中没有一点联系吗?”苏菲亚问道。

“欧阳春?”辰雨一愣,“你是说何丽关心欧阳春?”

“是的,虽然她只是无意中流露出来的,但是平时一个府中事一点都不好奇的女人,突然关心你起一个人来,这就值得怀疑了!”苏菲亚说道。

“照你这么说,这个何丽确实有问题。”

“雨夫人,要不要?”

“暂时先稳住她,必要的时候透露一些关于欧阳春的消息给她!”辰雨道,对欧阳春有兴趣的人不少,其中最着急的自然是欧阳家了,欧阳家不止一次的提出想要接欧阳春回去,但是萧寒最终都没有答应!

欧阳家的人暗地里也进行过多次的行动,甚至叶家也参与其中,但最后均以失败告终!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欧阳春已经被萧寒转到魔兽之城看管了,还死死的盯着风城不放,永远都不可能救到人的。

欧阳春如果真的失忆,就是养他一百年又如何,如果是装的,那那一百年为奴的时间一秒都不能少!

城南,何丽家。

全身赤裸的何丽身体被搞成一个“大”字形状绑在床上,嘴里还塞了一个木核,使之不能发出声音来。

屈辱的眼泪不断的从那双美丽的桃花眼中流淌下来。

“贱女人,今天有消息了吗?”柳下挥红通通的眼珠子,嘴里不断的向外喷着令人作呕的酒气,拼命的作贱这具他只能看不能品尝的成熟肉体!

“呜呜……”嘴里塞着木核,何丽根本说不出话来,拼命的想要抬头,但双手双脚都被那儿恶魔绑了起来。根本动弹不了!

“他妈的,臭婊子,你倒是说呀!”看着何丽在床上那疯狂扭动的情形,柳下挥兴奋的不停的骂道。

他知道。不能打这个女人,因为她明天还要去城主府上班,一旦被发现身上的伤痕,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他就用那些变态的玩意。一方面撩拨何丽身体内那久旷的欲望,一方面满足自己越来越变态的欲望!

疯狂起来的柳下挥是十分可怕的,每天两个小时,他总是将何丽折腾的起码要去掉半条命才肯罢休!

好容易等柳下挥发泄完,将她的手脚解开,将塞进嘴里的木核取下,何丽差不对就剩下半条命了。

“今天我听一些内卫说,欧阳家打算送四个侍女过来服侍欧阳公子,希望能给欧阳春留几个后……”何丽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欧阳家这是没辙了。居然然他们想出这样的歪招来!”柳下挥放声大笑道,他那尖尖的公鸭嗓子听上去是那么的令人毛骨悚然!

“萧寒同意了吗?”

“不知道,城主大人说正在考虑!”何丽说道。

萧寒确实是在考虑,这欧阳家也真的是黔驴技穷了,这“留后”这一招实在是让人想不到。

虽然赌约上说为奴为仆一百年,可没说要让人家欧阳春断子绝孙呀!

这欧阳春失忆了,万一活不过一百年怎么办?你不放人,行,可你也不能不让人家留下一点血脉吧!

斩草除根这种事做可以,但决不能从嘴里说出来!尤其是不能当着天下人的面儿上!

欧阳家提出这么一个条件。其实已经是丢大脸了,甚至说明他们已经放弃欧阳春了,如果能留下一两个子嗣,二三十年一过。足够欧阳家在培养出一个欧阳春来了!

欧阳春今年也不过才三十出点头嘛!

此次前来风城与萧寒交涉的还是欧阳林,只是再见欧阳林的时候,这个欧阳家的外事长老已经老了将近三十岁,头发白了,额头上的皱纹也多了起来,声音也苍老了许多。

欧阳春这一败。对整个欧阳世家的打击是相当大的,无论从声誉到权势甚至财力,欧阳家都遭遇了建立世家以来最沉重的一次打击,尤其是家族内部对欧阳春的保和弃进行了一次不见硝烟的较量,虽然欧阳家的老祖宗出面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保住欧阳春家主继承人的位置,不过欧阳春的老爹还年轻,可以再生,欧阳春也没有后代,也可以生,所以尽管旁系的声势很浩大,但最终还是没能撼动长房的地位。

只不过旁系在这场较量中获得了更多实际的利益,不管怎么说,欧阳鸿是不允许欧阳家分裂的!

至于给欧阳春送来四名侍女,以求能够替欧阳春延续血脉,这也是欧阳鸿的决定。

一个欧阳鸿不足为虑,但是对方可是几千年的大世家,四大世家背后有人,这是白牡丹亲口告诉他的,他不认为白牡丹会无缘无故的告诉他这么一句废话的。

紫镜以为进入城主府之后,就可以见到萧寒了,等到她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她们这些新进的使女一般先分配到各处,有的负责打扫,有的负责清洗,内苑是她们没有资格进去的,除非等到她们成为正式使女之后升值进入内苑,否则基本上是看不到萧寒的了,更别说得到什么关注了。

怎么办呢?要升到内苑去,起码要撑过三个月的试用期,还得好好表现,等内苑那边有了空缺,才能有机会升迁,这么算起来,最快的话也得一年之后才能接近到萧寒身边,那还是远远的站着的哪一种!

这里的规矩简直比黑暗魔帝的黑暗魔宫规矩还要大,这个守则,那个守则的一大堆,记得紫镜是头昏脑胀!

不过比紫镜还要痛苦的是木汤魔将,紫镜随口说了一句“家中还有一个病重的老父亲”,木汤魔将自然就被抓过来演那个病怏怏的老父亲了。

不过木汤魔将的身体实在是太好了,所以只能装“水肿”病了。

木汤魔将有些后悔不该心一软就答应紫镜公主的,现在倒好,连他也跟着遭罪了,也不知道紫镜公主的这个计划行不行的通,还有流云小镇那边思雨和鬼火两大魔将进入疾风大草原后,不知道回来过没有!

寻找魔格人多未必有用,不过他们的人手也太少了,这还要分心出来干别的事,木汤有心阻止,可执拗起来的紫镜公主,就是九头蛮牛也是拉不回来的。

与紫镜公主的郁闷相比,木汤魔将还要躺在床上装出痛苦而轻嚎的样子才叫可怜呢!

这一次过后,木汤魔将暗暗发誓,以后装什么都行,就是不在装病了,没病装病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加煎熬!

“气死我了,没想到进去了,要见那个人一面,居然这么难!”紫镜的公主脾气发作了,一回来就冲着在床上还不停的哼哼叽叽的木汤魔将大腿上狠狠的拧了一记!

“哎哟,我的公……姑奶奶,您轻点行不行呀!”木汤满脸委屈的揉着自己比掐的大腿道。

“这里是人间界,不是魔界,没人把你当那个紫镜公主的!”木汤魔将想说,可有不敢说,只能幽怨无比的望着紫镜公主!

在魔界,有谁能想到堂堂魔界四大公主之一的紫镜公主为了报仇,居然不惜隐姓埋名潜入人类仇家府中去做一个卑微的使女?

当然,紫镜以为自己做的很成功,瞒过所有人眼睛的时候,她还不知道,从报名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被人盯上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长春哪个医院看牛皮癣
京都儿童比较好的检查的医院
贵州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
日照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遵义去哪治疗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