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明星天王 第八百二十七章 润物细无声

2019-12-04 02:15: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明星天王 第八百二十七章 润物细无声

“各位老师好啊。”苏曈伸出未被陈德山握住的左手,要跟黄美艳主任和马院长握手。

陈德山见此连忙松开苏曈的右手,左手握手不太礼貌啊。

分别跟黄美艳和马云霞握手后,苏曈看向那位一直面带微笑的老人。

马云霞连忙郑重介绍道:“苏圣人,这是我们学院的付言付院长,付院长今天推掉所有事情跑来这专门等您的。”

苏曈连忙朝付院长伸手,恭敬说道:“付院长折煞我了

,特意来等我,实在不敢当。”

付院长显然把苏曈当作同级别,甚至比他还高级别的人,笑着说道:“我这老头听闻苏圣人很久了,界内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见苏圣人一面不得门,我这次能见苏圣人一面,还是托苏小羽同学的福。”

“虚名虚名,我也就一平凡人。”苏曈谦虚道。

付院长心情很好,惊叹道:“你不知道你现在在中小学里面有多受欢迎,大学教材没有你的文章,不然见到教材里的人物走下来,不知道引起多大的轰动。”

苏曈没介绍旁边的杨菲菲,大家也没在意,以为是他的秘书助理之类的。

杨菲菲没摘口罩,跟小羽去一旁聊天。

苏曈跟几位校领导进办公室座谈。

没办法,来了不可能说两句就走。

“大家别叫我苏圣人了,愧不敢当,叫我小苏小曈都行。”苏曈实在汗颜,一个个苏圣人苏圣人的叫他,听着怪怪的。

付院长不理会,尊重是必要的,笑吟吟说道:“听闻苏圣人在上大学的时候,有过几次演讲,不知道苏圣人能否给我们艺术学院的学生也来一场。您放心,我们是艺术学校,思想行为放得开,不用顾忌类似您那篇说我们国家和日本恩怨的演讲会让我们不高兴。”

苏曈宠辱不惊,面对这些老一辈教师谈笑风生,挥洒自如。

付院长说的那篇演讲,他知道是哪一篇。

就是那篇任性的演讲,题目叫《我凭什么宽恕你》,骂的是日本和汉奸。

“会有机会的,小羽还要在这上四年学。我别的不会,但要说爱国,我的心一直是热的。”苏曈笑道,不立刻答应。

他意思很明显,多给小羽特权啊,我高兴了会来一趟。

付院长和几位校领导眼睛一亮,人老成精,大家也能从苏曈的话语中听出些别的意味。

负责给苏曈他们倒茶洗水果的一位年轻女老师,时不时瞥苏曈几眼。

她对苏曈就没那么敬重和崇拜了,觉得娱乐圈的人就是厉害,为博得名声和人气,真是煞费苦心。

苏曈应该就是最幸运的那个,在教育界都这么有名。

得知苏曈的身份,年轻老师于晓丽觉得这人也没传说中那么厉害啊,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大人物。

给苏曈倒茶的时候,于晓丽有些走神,灌满茶杯后还在倒。

“满了满了。”一旁的陈德山叫起来。

于晓丽倒茶水,苏曈两根手指放茶杯旁边,表示感谢和尊重,但正跟校领导说话,没注意到,被溢出来的茶水烫了一下。

于晓丽吓了一跳,她对苏曈是不太友好,但也不能表现出来啊。

这下表现出来了,她确实有点故意,倒茶水的时候,心里有个小声音,淋下去淋下去,烫那两根手指。

“对不起对不起……”于晓丽连忙拿纸巾。

“没烫着吧。”

“要不要紧?”

付院长等人对苏曈担忧问道。

“没事没事,我皮厚。”苏曈连忙说道。

“这位老师怎么回事,毛手毛脚的。”马云霞对于晓丽呵斥道。

于晓丽很委屈。

陈德山赔笑道:“小于老师新婚,今天才度蜜月回来第一天上班,还不太适应学校的生活啊。”

苏曈也笑道:“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我还有事要忙,送给老师们一首诗,我就走了吧。”

啊?

付院长等人情绪一下来了,不即兴给学生们演讲一个,送首诗,那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笔墨伺候!”

付院长对于晓丽吩咐道。

念奴娇的字也很值钱,有市无价,这个时候不宰一把以后上哪找机会去?

听说苏曈要写诗,外面的杨菲菲和小羽也进屋来。

付院长满面红光,以后出去跟其他学校的校长开会什么的,可以跟他们吹嘘一下了,他学校有念奴娇留的字和诗。

文房四宝:笔、墨、纸、砚。

那是古代,现代基本只需要笔、墨、纸三宝。

只有文人气息比较浓重的才需要砚,常人毛笔伸进墨盒里面捣腾一下,拿出来就开始写字画画。

文房四宝上来,苏曈提起毛笔,落下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春夜喜雨

于晓丽眼神怪怪的,现在是夏秋季节啊,怎么写春了?

可当苏曈再次一字字落笔之后,她脸慢慢红了。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最后“念奴娇”三字落笔,苏曈看了于晓丽一眼。

在于晓丽看来,苏曈似笑非笑,她的脸刷的红透了。

她不漂亮,但是个很传统的女人,知道结婚了再给出去,至少老公不会在这点上再有遗憾,会对自己更好。

“太流氓了。”

这段时间,跟老公度蜜月,日夜恩爱,于晓丽受那个色色的老公影响,居然看懂这首诗暗含的意蕴。

都说这个苏圣人最不正经,还真是。

于晓丽脸上火辣辣的。

她那条道杂草丛生,黑乎乎的,洞房第二天起来,落红,确实都红湿着,她老公说的。

“润物细无声”,一帮老师却是双目放光,果然是写老师的啊。

这个念奴娇,太厉害了。

苏曈写完赶紧撤,这首诗肯定要被这些人传到上,到时候友知道是他写的,肯定又想歪了。

没办法啊,友都知道,他就是这么不正经。

小羽的东西早就搬上车,苏曈坐上车就发动机子,一帮老师刚回过神来,出来送他,他就踩油门就跑。

小羽坐后排。

杨菲菲坐副驾驶座,此刻脸上也是一片火红,她比于晓丽还容易看懂。

跟苏曈这么久,她的苏曈可坏了。

河北省任县医院预约挂号
西京医院李腾
成都好的癫痫病医院
甘肃市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梅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