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战争中成长的的红军两兄弟相逢在朝鲜战场上

2019-12-04 16:4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争中成长的的红军两兄弟 相逢在朝鲜战场上

父子三人同时入伍当红军,长征路上经生死

四川达县县城以东约百里有个叫岩门场的小山村,向守全、向守义兄弟俩就出生在这里。他们的父亲向以贵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终年劳累,全家人仍吃不饱穿不暖,艰难地度日。

1926年是一个大旱之年。向守全、向守义的母亲因患胃病无钱医治,又忍饥挨饿,年仅35岁便撒手西去。一家人的日子从此更加艰难。向以贵只好去给富有的人抬轿子,以挣些零钱养家糊口。这样好不容易熬到了1933年的盛夏。一天,他在抬轿的路上看到一支部队浩浩荡荡的开过来。这是一支身穿粗布衣、头戴红五星、衣领缀着红领章的部队。令他感到惊奇的是,他们无论走到哪里,对老百姓总是和和气气的,不仅不拿群众一点东西,而且还主动帮助群众干活儿。“以前见过的军队总是走到哪里抢到哪里的呀!”向以贵从来未见过这样的部队,觉得很好奇,便悄悄来到这支部队的一个营地打听虚实。

“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是为广大劳苦大众求翻身解放的队伍。”一位红军将领接待了他。

“我算找到救星了!”向以贵双手作揖,对那位将领说,“我一家5口人,早几年因饥荒,妻子和小儿子都饿死了,还剩下我们父子3人挣扎在讨饭的路上。就让我们父子都参加红军吧,我们愿意为解放劳苦大众去战斗 。”那位红军将领答应了。就这样,向以贵父子3人同时穿上了红军的军装,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在茫茫的长夜中,他们终于看到了光明。

向以贵父子3人参加红军后被编入同一个连队。一年后,红军开始新的战略转移。当时部队有规定,一家人不能同在一个连队,3人只好分开了。父亲向以贵分在红三十三团团部当炊事员,哥哥向守全分到红三十军八十八师师部警卫连当战士,弟弟向守义则被安排到红四方面军后方医院当看护员。以前的十多年,他们父子3人相依为命,一起经历了无数的艰难曲折,如今为了革命事业,他们就要分开了。3位红军战士挥泪而别。

向守全所在的红三十军在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的率领下,踏上了艰苦卓绝的长征路。向守全随八十八师从通江出发,经巴沙、毛尔盖,向川边马尔康进军。

1935年8月29日夜,八十八师伏击部队等了一天后,敌人终于进入了伏击圈。勇士们在熊厚发师长、郑维山政委的率领下,个个向敌人猛扑过去。向守全英勇顽强,一直冲在队伍的前头。这一仗打得痛快,经向守全之手击毙的敌人不下3名。战后,向守全以出色的战绩荣立一等功,并被提升为班长,后又提为排长。那一年他16岁。1936年8月,红四方面军第三次过草地北上,向守全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他所在的八十八师翻越岷山,到达甘肃岷县抢占天险腊子口,全歼腊子口守敌一个营,为全军打开了通道。在围攻岷县的战斗中,敌机投下的一枚炸弹在向守全身边几米外爆炸,向守全腰部和右脚受伤,血流如注。他被送到了部队的野战医院进行救治……

与哥哥同时,向守义随红四方面军后方医院也踏上了艰难曲折的长征路。

当时,15岁的向守义稚气未脱,个子小,力气弱,行军途中差点跟不上,但他咬紧牙关坚持着。他边走边想:过了草地,红军会师后就可见到爹爹和哥哥了吧。正是这种信念,激励着他克服了种种困难,经受住了战斗的洗礼,终于走出了莽莽草地。

向守义随部队来到川西重镇马尔康时,正好八十八师也从这里经过。当两支部队相遇时,向守义意外地看到了哥哥向守全。这真是喜从天降。兄弟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祝贺胜利。

“爹呢?”向守义迫不及待地问。

“我正想问你呢。你知道爹的情况吗?”

此刻,兄弟俩最想知道的就是父亲的下落,然而,他俩你问我,我问你,谁也不晓得父亲的情况。

由于部队要急行军,兄弟俩相聚仅半个小时就不得不挥泪而别。他俩分手时商定,各自寻找父亲的下落,一旦有消息就互相转告。

然而,他们哪里知道,他们的父亲向以贵此时还留在长征路上,而且是永远的留下了。

长征开始后,向以贵凭着他那长期挑担抬轿练就的硬朗身板和吃苦耐劳精神,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到了自己的工作中去。他坚信,能为红军官兵做好饭,就是为革命作出了贡献。

进入草地的第五天,向以贵所在的部队与敌人相遇,他不幸中弹倒下,再也未能站起来。当战友们抢救他时,发现他身上背的行军锅竟也被打穿了几个孔,干粮全被鲜血染红了。他吃力地解下干粮袋,艰难地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这干粮你们带走,祝长征胜利。

兄弟俩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硝烟中成长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铁蹄践踏我祖国河山,中华民族危在旦夕。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共同抗日。1937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中央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下辖的三个师陆续开赴抗日前线。

向守全所在的部队被编入八路军一一五师。在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中,向守全跟随部队转战千里,参加了上百次战斗。其中,最令他难以忘怀的就是平型关大捷,这是八路军同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次交锋。这一仗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日的信心。

1942年,向守全被保荐到延安炮兵学校学习。正是这次历时3年正规、系统的学习,为他日后出任炮兵团长、炮兵师副师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解放战争打响后,向守全被分配到东北野战军炮兵部队,参加了攻打锦州、塔山、赤峰、四平、黑山、天津等数十次战役战斗。

向守义也是一个热血男儿。在哥哥南征北战英勇杀敌的同时,他也马不停蹄地冲杀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最前沿。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向守义被调到一二九师师部当警卫员。因工作勤恳、机智勇敢,他先后担任过李达参谋长的警卫员、师部机要通讯班班长、师部机要通讯排排长。

1938年6月,八路军太原前线总政治部举办宣传员培训班,机智灵活、能歌善舞的向守义被选送参加学习。集训结束后,向守义即赴抗日前线,到冀南军区新一旅独立二团政治处任宣传队长。此后,向守义先后任政治处青年干事、连队指导员、司令部参谋。1949年三大战役结束后,经过16年战火洗礼的向守义已成长为一名团级指挥员,被调到湖南军区警五团任政治处主任、团政委。

战事的紧张和频繁,以及不断的变换部队和转移驻地,使得向守全、向守义兄弟俩无法打听到对方的消息。他们虽在部队办的战报上登过“寻人启事”,但一直没有得到对方的音讯。

从1938年参加红军到夺取全国胜利,向守全、向守义兄弟经历了大大小小数百次战斗的考验。在血与火的洗礼中,他们不仅双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且都成长为人民解放军的团级指挥官。

兄弟二人同赴朝,庆功会上喜相逢

解放战争的征尘还未洗去,朝鲜战争爆发了。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在第一批入朝作战的官兵中,就有志愿军炮五师四十七团副团长向守全。

入朝的第四天,向守全和他的战友们在龙川里就迎来了与“山姆大叔”的第一次较量。向守全和团长陈明、政委刘化雨一道,指挥炮团的火炮向敌据守的阵地不停地发起轰击。在两天两夜的激战中

,他们用密集的炮火摧毁了敌人的暗堡、堑角铁丝等工事,及时配合步兵部队攻下了龙川里阵地。此战歼敌1000多名,夺得了入朝作战的首场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士气。龙川里战斗结束后,向守全调任炮兵四十四团团长。

1952年9月,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四十六军一三七师五一八炮团入朝作战。不知是天意的安排还是巧合,曾并肩参加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兄弟俩,如今又同时出现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该团政委,正是向守全的弟弟向守义。更巧的是,他们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分别担任军、政一把手。

朝鲜战争即将停战的前夕,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了1953年夏季反攻战役,著名的马踏里东山战役是此役最关键的一仗。这一仗,把向守全、向守义兄弟奇迹般地拉在了一起。

马踏里东山战役结束后,一三七师召开战斗总结暨庆功大会,各参战部队的团以上干部出席了这次为期3天的盛会。

会议开始时,首先由师政委赵振远介绍本师及友军部队的主要领导干部。当赵振远向与会者介绍到五一八炮团政委向守义时,突然停下来,若有所思,然后半开玩笑地对他说:“支援我师的炮兵四十四团团长也姓向,而且你们俩人都是四川人,还都是干炮兵这一行的。怎么这样巧呢?你们才是真正的老乡啊!

会议休息时,代表们走出会场。向守全迫不及待地要寻个究竟,连忙走到五一八炮团。然而,一看站在面前的“向政委”是个身材魁梧的人,向守全不禁有些怅然:这哪儿像自己那弱小的弟弟呢?

“老乡,你老家是四川什么地方的?”向守全开口问。“是四川达县岩门场的。”对方答。“是坝上还是坝下?”“坝下。”“咱们是真正的老乡!”向守全激动地拉住对方的手,“我外出当兵20多年了,还没遇见过真正的老乡哩!”

正在这时,开会的哨声响了,两人欲言又止,只得又重新回到座位上。

为了慎重起见,也为了不让“向政委”感到太突然,向守全决定暂时放下这件事,找机会再接近他。

第二天吃过晚饭后,向守全又主动邀“向政委”下象棋。他们一边下棋一边聊天。

谈话中,“向政委”说老家还有一个叔叔叫向以斋,父亲叫向以贵,哥哥叫向守金,都参加了红军,可能在长征中牺牲了。

听到这里,向守全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他一手拉过对方,激动地说:“你哥没有死。你小时叫向守银吧?我就是你哥呀!小时候我叫向守金,是参加革命后才改为向守全的。”

“哥哥,可找到你了!”向守义泣不成声,一下扑到向守全怀里,“我找你找得好苦呀!

两位红军兄弟战场上喜相逢的消息不胫而走,在会上引起了很大轰动。志愿军留守处的工作人员,很快将他们的夫人及孩子从国内接到朝鲜,发现一个巧合:兄弟俩的夫人都是黑龙江人,而且都是女军人。嫂子叫卞亚男,黑龙江省青冈县人,1946年参军,是四野三十九军的文工团员,1949年与向守全结婚。小婶叫丁明,黑龙江省呼兰县人,也是1946年参军,是四野四十六军文化干事,1949年与向守义结为夫妻。

朝鲜战争结束后,向守全所在的炮兵四十四团奉命回国,驻防广州地区。向守义所在的部队于1955年回国后,调防到东北。

1955年,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后,向守义收到了哥哥向守全寄来的相片。打开一看:哥哥是上校!不久,向守全也收到弟弟向守义寄来的相片。打开一看,呵,弟弟也是上校!

1958年7月,向守义在从军25年后,由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在吉林省化工系统一干就是20年。他1978年任吉林省化学工业总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82年12月离休。

向守全则成为一名职业军人。1953年从朝鲜回国后,他先在炮一师任副师长。1967年成立广州警备区,他任警备区副司令员。1982年改任顾问,直到1984年离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呼兰区红十字医院怎么样
资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绍兴治疗癫痫病费用
江苏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厦门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