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岩武天尊正文第八百九十四章平静

2020-01-24 23:0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岩武天尊 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平静

剑川路脚下猛的一踏,身体当即是化作一道幻影向秋思韵扑杀而去,显然,他是将对手锁定为玄魂境初期的后者,只要率先其击败,那么玄魂境巅峰的月青竹自然不可能是他与云炔的对手。

“你拖住月青竹,我来对付她!”剑川路口中沉喝,身上顿时爆发出道道凌厉的剑气。

见剑川路竟是狡猾的挑选秋思韵为对手,云炔眼神深处便是闪现过一抹无人察觉的沉凝,旋即心中一声冷哼,祈祷你不会死得很惨吧!

目光转向月青竹,云炔便是摆了摆手,道:“我不欺负女人,你先出手吧!”

“你想以静制动,所以才会让我先出手的吧?”月青竹娇声笑道,笑眼如月,带着几分甜美之色。

云炔眼神一凝,漠然道:“既然你不出手,那就别怪我了!”

喝声落下,云炔的身影便是如急飞而出的箭矢般,直冲月青竹,手中玄气缠绕,五指微微凝握成龙爪之状,一团淡蓝色的水气在其掌心凝聚,然后一爪轰出!

见状,月青竹缓缓深吸了一口气,酥胸随着呼吸微微晃动了一下,随即却是看到她嘴角处轻轻掀起了一丝柔美的弧度,像是对云炔的攻击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炫丽的蓝色玄气涌出,空气中的温度瞬间下降了一大截,一场白色大雾快速笼罩方圆数百米的范围,而月青竹的身影已经融入浓雾之中,难以寻找到她的气息,仿佛她就是浓雾,浓雾变是她自己!

淡蓝色的水玄气匹练轰入浓雾,却是不了了之,云炔的眉头当即凝皱了起来,玄气匹练并没有攻击到月青竹,也没有从浓雾的另一边飞掠而出,而是被周围的浓雾化解掉了。

云炔凝神的观察着四周的浓雾,冷声道:“你以为化身成这些浓雾就能够躲起来?”

掌中水玄气连连轰出,但都融入到了浓雾之中,使得浓雾霎时变得更加强横了几分。

“你的水属性玄气对我没有用,而我可以炼化你的力量,所以在剑川路选择秋思韵为对手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败了!”月青竹淡淡的笑声从四面八方涌来。

“而且,注定你失败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你无法掌控这些凝聚成的雾的水气。”

声音落下,浓雾陡然剧烈涌动起来,一道白色掌印凝炼成形,悄无生息的向云炔轰去。

察觉到不对劲的云炔眼神赫然一凝,旋即一掌向左侧拍出,便是将月青竹施展的掌印震退了去,然而月青竹却并不打算给其一点喘息的机会,随后便是看到浓雾涌动,凝炼成一记苍天大手印,从天而降,向云炔狠狠压下!

“那就要看看谁对水玄气的掌控更强大精妙了!”云炔沉声道,顿时双手相合,在此分开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蓝色长剑,上面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灵魂波动,显然这是一把品阶不弱的魂器。

“聚水剑,剑域水分!”

道道淡蓝色的绚丽剑花浮现,随后在半空中凝炼成了一道数丈庞大的剑罡,剑罡凝现,浓雾之中的水属性玄气霎时变得无比躁动起来,随后纷纷朝着水玄气剑罡上汇聚而去,剑罡之威顿时暴涨,带着一股无可匹敌之势向压下的大手印刺去。

剑罡与掌印狠狠对碰在一起,轰隆巨响声震彻,一股强横的水气波动席卷而开,直将浓雾冲散了去,云炔与月青竹的身影纷纷浮现而出。

云炔手持蓝色长剑,眼神锐利的看着悬浮半空中的月青竹,冷漠的说道:“看来你的力量也不过如此!”

对于强者的这番话,月青竹却是娇媚一笑,轻声道:“真的只是这样?你看看你手中的聚水剑!”

闻言,云炔目光一转,看向手中聚水剑,却发现聚水剑上竟是缠绕着两道细小的白色雾气,犹如灵蛇般在游动,而正当他准备催动玄气将白雾震散时,两道白雾却是融入到了聚水剑之中!

“你对聚水剑做了什么?”

“昝云盟的聚水剑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的圣尊之器,但也是颇具名气,所以我只是简单的动用了一点手段,将聚水剑的力量暂时封印了而已!”月青竹盈盈笑道:“现在才是战斗的开始!”

然而,此时的云炔不仅没有因为月青竹动用小手段封印聚水剑的力量而感到生气,反而是淡然的笑了起来。

“聚水剑不过是外物而已,你虽然能够封印它的力量,但是与你战斗的可不是它,而是我!”

沉凝声一落,云炔身上顿时爆发出一股强悍的力量波动,那是纯粹的肉体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听闻花岚宗的女子都不修炼肉身,不知道你这副娇弱的身躯能不能承受的起我的力量!”

感受到云炔身体所蕴含的强大力量,月青竹美眸中的神霎时变得凝重起来,旋即冷漠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等能力了!”

“或许你还没有感受到,这空间结界内对玄气的封印在一点点增强,在过不久你们的力量都将消失,我便可以你们一同除掉!”云炔剑眉一挑,身体便是无声无息的消失在金龙背上,没有产生一丝的玄气波动,仿佛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而另一边,秋思韵与剑川路的战斗已经尾声,强横的火焰肆虐,覆盖方圆千丈范围,宛如一道火焰结界将两人笼罩在内。

此刻的剑川路衣衫破碎,浑身布满伤痕,头发凌乱,看上去很是有些狼狈,他怎么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不过玄魂境初期的女子竟是会如此恐怖,如果不是他境界更胜一筹,只怕现在已经败下阵来。

“咳咳!”

剑川路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口中满是鲜血,旋即眼神暗沉阴郁的看着由火焰缓缓凝炼成形的秋思韵。

“剑川路,你已经没有力气再战斗下去了,如果你不认输,便只能由我来让你离开这里!”秋思韵秀眉凝蹙,玉脸被冷漠覆盖,这场宗门弟子之争,她一定会站到最后!

剑川路看着突然顿住脚步的秋思韵,心中却是不停的暗骂起来,这道空间结界内充斥的对玄气的封印力量越来越强大,如若不是封印,他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你体内的玄气为什么没有被封印?”

秋思韵并未回答剑川路的话,而是快速抬起玉手,声音冷漠的说道:“给你三息时间考虑!”

周围肆虐的火焰化作一条条火焰长河朝着秋思韵玉掌汇聚而成,快速凝聚成一团火焰光球,其中扩散出的凶威也是随着火焰的持续注入而愈发强横。

“时间到了!”

冷漠的声音落下,剑川路脸上便是浮现出了一抹哭笑,败在一个玄魂境初期的女人手中,这颜面是彻底丢尽了!

正当秋思韵手中的火焰准备轰出,剑川路准备开口认输的时候,一道幻影却是突然闪烁而来,出现在剑川路的面前。

此刻的云炔光着上半身,身上结实的肌肉展现出完美的线条,没有半分累赘之感,不过他的身上依旧有着不少的伤痕,显然都是月青竹造成的!

见云炔出现,剑川路当即一喜,而秋思韵则是微微凝蹙起了眉头,旋即目光看向后方,只见月青竹正面色苍白的支撑着重伤的身体,摇摇欲坠的站起了起来。

“如果他主动认输,也就意味着我也会被淘汰,所以不得不出手!”

将目光从月青竹身上收回,秋思韵便是看向一脸淡笑的云炔,漠然道:“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那就要看你的力量到底有强大了!”云炔眼神陡然一寒,身体霎时如出腔的炮弹,奔杀而出!

“仅凭肉身的力量,你还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

秋思韵沉声一喝,手中火焰光团便是四散开来,化作一道道宛如灵蛇般的火焰匹练,向云炔爆射而去。

“轰!”

沉闷的爆裂声响起,只见一道火焰匹练竟是被其用肉拳生生轰爆了去,火焰四散,云炔身影一晃,直接杀向秋思韵。

外界,观众席上,张岩看到这一幕也是不由得赞许的点了点头,云炔以纯粹的肉身力量轰爆秋思韵的火焰,足以超越太多人,若是再加上玄气的力量,秋思韵要彻底将其打败,还真得费一番功夫。

“思韵的力量并未被封印,要打败云炔,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暗黑圣猴眼神好奇的说道:“不过这云炔能够将纯粹的肉身力量修炼到这种境界,已经算是同阶之中的佼佼者,要比寻常的玄魂境修者强出太多!”

张岩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思韵如今对本源力量的掌控还完全不够,唯有再提升一个层次,方才能够与十大宗门的弟子抗衡。”

说话间,张岩的目光不够得看向了生死结界中的一处战斗,陆羽已经败在修罗门的弟子手中,但所幸,陆羽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暂时失去了战斗而已。

然而,在会场内各界中的争斗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时,十天阁内已是有无数神秘的黑色身影离开,呈扇形向混沌州的四面八方快速掠去,而空之城内的张岩他们却毫无察觉,一切平静如常!

武汉市武昌医院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来院路线
佛山牛皮癣十佳医院
淄博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武汉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