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九阳至尊 正文 第639章 商议_a

2020-01-16 19:42: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阳至尊 正文 第639章 商议

大光明宫中,大日武宗的诸多元老,长老,正副堂主汇聚一堂,人数近百,黑压压的排列在殿内,却安静得连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赵寒高居在座位上,把下方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在他身后,已经晋升天罡境的清雅和修炼到地煞巅峰的清雨二女面无表情的立着。

“说说吧,七骑会发话了,要本座三日内负荆请罪,亲自上他们那去解释赔罪,你们说,要不要本座就真的依了他们?”赵寒嘴角泛起一抹玩味之色,看着下方众人说道。

“不可,宗主乃是我大日武宗的领袖,若是您那么做,那日后我大日武宗有何脸面在世人面前立足?”刑堂的副堂主出列,他脸上满是凶厉之色,恨恨道,“宗主,这左右不过是七骑会的阴谋,我们所幸就把这事昭告天下,让世人看看他们丑恶的嘴脸!”

“不可,若真是那样,我们和七骑会就再无转圜的余地了。”常步獵摇了摇头,予以反驳。

经过征剿常王宫一战,他祛除心魔,修为更进一步,达到了太玄天罡境,说话的分量自不是一个刑堂副堂主可以比拟的。

只是现在大日武宗上下在修炼了龙象大力金刚诀之后,全都成了赵寒最忠诚的拥趸,而且修为越低,受到的影响就越深,用通俗点的说法,那就是“脑残粉”,是以哪怕是面对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都在自己之上的常步獵,这名刑堂副堂主也没有半点退缩。

他双眼一瞪,怒视常步獵,低吼道:“那么,依常元老的意思,是要宗主就上七骑会负荆请罪,被那些该死的杂碎狠狠羞辱不成?”

“当然不是!”常步獵摇了摇头,解释道,“宗主如今已经不仅仅只是他个人,更是我们大日武宗的脸面,若是真的按照七骑会的命令去做,那我们岂不就成了七骑会的下属?”

听到常步獵这般说,刑堂副堂主神色稍微松了些许,他疑惑道:“既然常元老也不认同宗主按照七骑会那般杂碎的要求去做,那你是……”

常步獵没有理会刑堂副堂主,而是朝着赵寒行礼道:“宗主,如今七骑会势大,我们刚刚绞杀了常王宫,正是需要时间好好沉淀消化的时候,现在贸然和七骑会闹翻,得不偿失。”

“不若我们避其锋芒,先行离开,只要宗主在,宗门便在,等到宗主玄功大成,便可东山再起。”

“至于我们,或是化整为零,或是固守宗门吸引七骑会的注意力,替宗主遮掩一二……”

常步獵此言一出,登时大殿内就只剩下一连串的倒抽冷气的声音。

按照常步獵所言,那等于是全宗上下三四十万人全都当做炮灰帮赵寒吸引七骑会的注意力,遮掩赵寒离去。

七骑会实力虽强,但到底只是并州一霸,只要出了并州的范围,他们的触角和力度必然会下降许多,到那时以赵寒的实力,就如龙归大海,虎返森林,假以时日,赵寒必然重新崛起,所以说只要赵寒在,大日武宗便在,而若是赵寒不幸陨落于七骑会之手,那么大日武宗也便完了。

“不错,宗主,来日方长,只要您能躲过这一劫,我们大日武宗必会有重新崛起的一天!”那名刑堂副堂主大赞,附和常步獵所言。

赵寒沉默了片刻,缓缓道:“若我逃了,你们怎么办?替我吸引七骑会的注意力,后果可能就是付出性命的代价,你们可想清楚了?”

“愿为宗主效死!”大殿内所有的大日武宗元老,长老,正副堂主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他们神情狂热,像是为赵寒去死是一种无上的光荣。

赵寒点了点头,说道:“正因为你们愿意替我效死,所以我才不能让你们去死。”

见下方那些元老,长老们一个个脸色大急,赵寒接着说道:“更何况,我赵寒生平没有逃这个概念,只有站着死,没有逃着生,你们也不必劝我,我是不会丢下你们独自逃脱性命的。”

“宗主……只要你能活下去,假以时日,必定能进入大尊境,到那时,再重立宗门,东山再起,甚至将七骑会征剿掉,以报今日之仇,也未尝不可啊!”

“是呀,宗主,千万不要冲动,我们这些贱命死了就死了,只要能为宗主做出点贡献,那都是值得的。”

“不错,宗主万万不要以我们为念,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

“宗主,速走!”

大殿内,其他大日武宗元老,长老,正副堂主们闻言,纷纷开口,他们情真意切,苦口婆心的苦劝赵寒,甚至有情绪激动之人就要当场自尽以逼迫赵寒离去。

修炼了龙象大力金刚诀之后,这些命武者,哪怕是太玄境的大能,也不知不觉的被渡化成了赵寒的拥趸,而且日益狂热,为了赵寒甚至不惜一死。

“我意已决,你们不必多言。”赵寒摆了摆手,止住了他们的规劝,目光一凝,说道,“更何况,七骑会虽然厉害,但我们也不是没有胜利的希望,之前面对常王宫的时候,我们不也是处在劣势,但最后却接二连三的战而胜之,最后甚至将他们的老巢都剿掉了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赵寒起身,俯视着一众元老,长老和正副堂主,“七骑会也算是看得透彻,知道我们大日武宗日后会是他们的生死大敌,可惜他们终究还是太低估了我们,也太低估了我赵寒!”

“既然他们要战,那就战个痛快,即日起,宗门宝库敞开供应,宗门诸弟子尽管苦修,把修为提上来,能用多少资源就用多少资源,务必在短时间内把实力提升一个层次!”

“至于本座,利用这几天时间去升个级,然后给七骑会的渣渣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赵寒在大日武宗宗门诸人心目中已经是近乎神一般的存在,既然他主意已定,其他人自然也都遵照服从,更何况自赵寒立下大日武宗以来,每战必胜,屡创奇迹,强横得一塌糊涂,也给了大伙强大的信心。

很快,大殿内的众人就散去,只留下赵寒以及他身后的清雅清雨二女。

此刻没有外人,清雅清雨二女的脸色再也绷不住,焦急的看着赵寒,似有千言万语。

“你们两个也在担心我,怕我过不了这一关吗?”赵寒抬眼,目光如电,像是看透了二女的心思,他笑了笑,反问道,“还是说,你们对我没有信心?这也太令我失望了,毕竟你们应该是对我最知根知底的人啊。”

“我们不是对你没有信心,而是这一次的对手……”清雅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而且你自己也说了,这七骑会的实力甚至还在魔宗和罗浮宫之上,你现在几乎是一己之力去挑战这个庞然大物,你有信心能做到么?”

“你的潜台词是不是想问我,我能不能一个人挑翻罗浮宫或者是魔宗吧?”赵寒笑着朝清雅问了句,对于对方的小心思他如何不知,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太玄命武,在整个命武圈中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连个名分都没有就伺候自己起居,形如丫鬟,的的确确是受了委屈的。

若是赵寒的实力能够压得住罗浮宫或是魔宗这个级别的宗门势力,那么便可以正当光明的向两女的宗门求亲,而不会让她们这样无名无分的跟随了。

“你知道的,我和雨儿只想正大光明的嫁给你,给你生儿育女……”清雅低下头,低低的说道。

“放心吧,等此间事了,我会再回沧州一趟,向罗浮宫求亲,如果他们不允的话,我就灭了他们!”赵寒很是霸气的说完,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现在对上七骑会,我的确没有太大把握,尤其是深不可测的燕北山,我估计便是我使出全力,也不见得能击败他。”

“不过幸好他们也有漏算的地方,他们终究还是小看了我,以为只给三天时间做做样子,不相信我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再做突破,对他们构不成威胁,实际上嘛……”赵寒意味深长的看了两女一眼,说道,“他们最后会这次多给我三天时间后悔的。”

“难道……难道你又要晋级了?”清雨捂住了小嘴,眼中满是茫然的和自家师姐对视了一眼,要知道赵寒才在几天前刚刚突破到始灵后期的真灵境,现在居然又要突破?

而且这一次突破,乃是一个大境界,从始灵进阶到太玄,虽然说真灵境的命武者和地煞境的命武者之间并没有太多境界上的差距,只是一个炼化了地煞,一个没有,但就是这点细微的不同,就造成了天差地别。

单单是战力而言,一名地煞境的命武者可以轻易虐杀十多名真灵境的命武,若是赵寒真的能在三天之内就进阶到地煞境,那么未尝不能和七骑会一搏。

剖宫产术后轻微便秘
宝宝不爱吃饭的原因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好吗
云香祛风止痛酊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