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将门媳 第一百四十六章 挑拨失败

2020-01-16 23:47: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将门媳 第一百四十六章 挑拨失败

云瑶从云娘的屋子里回来,刚进屋关上门,转身便察觉到不对,窗子开着,而且屋中也有人的气息,“是谁在屋子里?”

帘后走出来一个算是熟悉的人,齐柏离眼中带着笑对她说道:“不错,警惕心挺重。”

云瑶看见是他,有些讶异,抬手按按脸,按去脸上尚未消退的红晕,凤萧送来了礼物,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接纳她了,这个消息让她心里有些小欣喜。

齐柏离慢步走近,看到她脸上的红晕,戴了面具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消失了。

“你和凤萧……算是和好了?”他低声问道,语气中带了一些不知什么东西。

云瑶抬头看着他,这张面具下的脸她从来也没见过,但是她知道他的身份,有些事情,她已经疑惑了很久,云瑶对他说道:“百里公子,我应该没有叫错你的身份吧。”

齐柏离一僵,没说完的话也梗在了喉咙里,他震惊的听云瑶继续说道:“齐君,齐柏离,你的真名是什么呢?”

“百里齐”,僵了半晌,他才哑声说道。

云瑶点点头,“第一次见面,百里公子还记得吗?”

百里齐点头,他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那场大雨之前,没想到他们谈过之后,他就听说云瑶死了,前来查看,却被凤萧的手下追杀。

云瑶说道:“那时你在水中差点淹死我……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身份。”

是啊,这样的身份,他是前朝后裔,又是爹娘幕后的主子,而他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呢?她似乎并没有什么价值吧。

百里齐听她这样问,抿了抿唇,她难道忘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明明在这之前。

可是云瑶已经问道:“那你接近我,是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百里齐没有立刻说话,只是固执的盯着她,等了许久才说道,“你不知道吗?云瑶,你不是掩耳盗铃的人。”那时候他们谈了许久,但是现在云瑶又这样问,到底什么原因让她连第一次见面的时间都记错了?难道她想要出尔反尔?

“但是在那之前呢?”云瑶看着他。

“……”

“第一次见我,便是因为这个原因吗?百里公子,你也知道我不是傻子。”

屋中的空气凝固,百里齐沉默着思索了许久,忽然问道:“你到底是谁?”

云瑶心里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她知道百里齐不会看出来问题,这个身体可是没有任何改变,灵魂变了他难道能看出来?云瑶觉得腰板硬了些,她抬头问道:“百里公子是什么意思?”

百里齐慢慢走近她,云瑶往后退了一步,百里齐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下。

这一下一触即收,云瑶还没反应过来他便收回了手,轻搓了一下指尖,肌肤的滑腻感似乎还没离去,百里齐皱了一下眉头,这张脸没问题,他知道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没人能用人皮面具蒙混过关。

云瑶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冷声道:“百里公子这是怀疑什么?不用怀疑了,之前我从山崖上摔下去,可能是受到了惊吓,有些事记不清楚了。”

百里齐怀疑的看着她,但是除了这样似乎也没有其他的理由可以解释她的那一点点不同,他最后点了点头,因为这个云瑶确确实实就是他见过的云瑶,不可能有人假扮得这么天衣无缝,“那时你答应我,嫁给我。”

云瑶眼睛一下子瞪得大了一圈,什么鬼!她怎么会答应这么可笑的事情,再一想,怪不得百里齐要怀疑,因为听他说的意思,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间还要早一点,她立刻说道:“怎么可能,我就是再怎样也不会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商量这样的事情。”

按他的意思,第一次见面云瑶就答应了嫁给他?开什么玩笑!

可是百里齐认真地看着她说道:“云瑶,我认为你不会在这么重要的事上开玩笑。”

难道她在爹娘把自己嫁出去之前就已经准备好后路了?云瑶想笑,她是这样未雨绸缪的人吗?“就算这样,百里齐,女子婚事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不会不知道吧?”

她和凤萧是双方父母同意,皇帝亲自下旨的,现在百里齐就算这样说,难道还能抢走她?

百里齐看到她眼中明显带着对另一个人的思念,沉默了一下说道:“今天凤萧送来的礼物,是他的手下瞒着他送过来的,你应该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你们没有可能,云瑶,你和我才是最合适的。”

云瑶面色一变。

“我知道这样说你会很难过,但是我更不愿看着你以后后悔,被他辜负。”

云瑶视线往旁边溜,不知道有没有在听他说话,百里齐伸手欲摸她的脸颊,被云瑶一侧身躲开,她低声说道:“你没有骗我?”

他苦笑一声,“我百里齐再怎么,也不会在这时候做一个小人,你可以亲自问他,估计等会儿他就会来。”

他转身离开,云瑶有些慌乱,他最后说凤萧等会儿就会来?

她关上门快速走向里屋,身上的衣裳因为在云娘的屋子里呆了许久,有很浓重的药味,云瑶打开衣柜挑选衣裳,竭力想把百里齐的话忘掉,凤萧不知道那份礼物,也就是说他本意还是想要和自己划清界限?那她到底要怎样才好?

云瑶手底下一顿,随即又开始忙活,不管如何,她都要准备好,就算是凤萧最后决定了婚事作罢,她也不愿意面露憔悴落了下乘。

一炷香时间后,云瑶看着镜子里的女子,恍惚有些不认识自己。

照着上辈子温云瑶的日常装束,只不过略化了妆,整个人便似脱胎换骨一般,变得端庄华贵,再加上她刻意模仿温云瑶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都是气势,云瑶坐在镜子前,将百里齐的话想了又想,外面嬷嬷就来禀报:“小姐,凤公子过来了。”

“嗯,你先等等”,云瑶怔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到底要怎么样?

想了又想,云瑶说道:“你去前院看着,要是父亲和他说完了话,请他去花园的亭子等我。”

嬷嬷应了一声走了。

“凤萧,你会给我一个怎样的回答呢?”

――――

“公子请。”

凤萧点点头,前面已经可以看见那个亭子,和亭子里窈窕的身影,他勾唇笑了笑,自从定下主意之后,似乎一切烦忧都不再是问题,尤其现在看到她,连烦忧似乎都没有了。

“云瑶”,他走近了,云瑶正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坐吧”,云瑶没有看他,又喝了一杯。

“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凤萧在她身旁坐下,云瑶脊背一僵,随即若无其事拿起酒杯又倒了一杯,“没什么,只是有些话,我觉得不喝醉了似乎不敢问。”

凤萧挑眉一笑,“什么话,娘子还需要喝醉了才敢问?我记得我似乎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云瑶听见这个久违的称呼,心里似乎松了一点点,她问道:“那礼物是谁送的?”

凤萧一愣,随即眯眼,“难道除了我,还有别人?”

他想起午时那个神秘消失的偷听的人,似乎有些明白这人最后去了哪里。

云瑶转头看他,他一脸正气,“除了我吩咐,谁还敢背着我乱来?”

心底的那块大石头似乎一下子变成了一片羽毛,之前的纠结和难过似乎都只是个笑话,她抬手揉了揉眉心,一下子没了担心的事,变忽然觉得自己喝得多了有些头晕。

凤萧随着她的动嘴,这时才发现今日的云瑶似乎格外特别一点,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娘子这是为了迎接夫君,这才特意打扮了一下吗?”

云瑶点点头,立刻又摇摇头,“不是,哪有!”

凤萧窃笑着看她嘴硬,看得云瑶有些紧张,想也没想又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

“呃”,凤萧伸手阻拦已经来不及,他赶紧把一旁的酒壶拿走,小饮怡情,大醉可就伤身了。

云瑶一杯下去,眼前的东西似乎都有些飘,她心中清楚,所以为了避免出丑,立刻起身说道:“既然这样,我没什么要说的了,凤萧,我先走了啊!”

凤萧跟着站起来,云瑶脚底下飘飘忽忽便往外走,他连忙跟上,这样子,就怕自己走着走着就飞起来了。

云瑶也觉得自己似乎在飞,脚底下怎么也踩不实,她认真数着路上的石头,一边往印象中的院子走去,凤萧跟在她后面,好笑的看着她直直往花园深处走。

“喂,再走你就出了后门了。”

“胡说,前面就是我的院子!”云瑶酒量一般,今天因为压着心事所以之前倒醉得不厉害,但是心事放下之后那一杯却让她实实在在醉了,这时候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楚了。

之前守在亭子旁的嬷嬷早就听了云娘的吩咐,若是两个人相处融洽,就让他们单独聊聊,但是云娘却怎么也没想到女儿却把自己灌醉了,这时候嬷嬷早就不见了身影,凤萧跟在她身后,看她迷迷糊糊的打量四周,“诶?我的院子呢?我这么大的院子哪去了?!”

她伸手比划了一个“这么大”,凤萧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不要笑,我跟你说,我这里确实有一个挺大的院子,但是它怎么不见了?”云瑶挠头。

凤萧终于止住了笑,上前拉起她的手,“我给你把你的院子变出来好不好?”

云瑶乖乖点头,任由凤萧拉着她往回走。

一直回了屋子,凤萧拉她在床上坐下,给她倒了杯水,云瑶乖乖喝了,这时候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还是来了?我以为你走了就不打算再来了。”

凤萧手底下一顿,笑着说道:“凤家的媳妇,难道要一直住在云家?像什么话。”

“可是你知道,若是我的身份有一天暴露了,你,你的爹娘,甚至整个凤家,都会因此受到皇上的猜忌,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她一字一句问的极是认真,凤萧看着她,这些话才是她真正想要问的吧。

“凤家就算没有你,也已经被皇帝猜忌很久了,而且,你的身份……并不是你的错,这事我会解决。”

“可你怎么解决,终有一天爹娘会暴露,前朝的那些人已经按捺不住了,最多十年,那时候爹不再是天熙的臣子,我又会给凤家带来什么呢?恐怕只有灾难吧。”云瑶一手托着脸,像是在自言自语。

凤萧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放下,走到她身边拉开她的手,让她看着自己,这才说道:“你似乎忘了什么叫出嫁从夫,以后的事情,不用你担心,有我。”

“可是姻亲关系要怎么才能撇清呢?”

凤萧头疼,这些事情他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办,可是要怎么和一个醉猫讲清楚?他低头看着那双眼睛,鬼使神差的,低头轻轻吻住了这个问题太多的嘴。

胭脂的香气,酒的清香,混着屋中幽幽的花香,凤萧皱了一下眉头,太香了,香的他都感觉不到这个小女人的味道了。

他慢慢低下身躯,揽着她的腰,云瑶被他推着往后仰过去,仰过去,最后二人都倒在了床上。

“唔!”云瑶睁着迷蒙的眼,躲开了他的唇,“你太重了!”

凤萧一手撑起身子,再次低下头吻上那个还打算嘀嘀咕咕的女人。

和醉猫讲道理,就像是秀才遇着兵,真正有理都说不清,这时候,让她的那些问题都见鬼去吧,还是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比较好。

良久,云瑶气喘吁吁又推开了他,“你的手在干什么?!”

凤萧偷偷把手从不该放的地方拿开,云瑶手捂着胸口瞪了他一眼,这会儿脑子似乎又清醒了些,她说道:“那你还没说姻亲关系要怎么……”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凤萧扑到了:“你怎么就话这么多呢?”

“你放开,回答我!”

……(未完待续。)

天津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医院来院路线
贵阳癫痫病
沈阳看白癜风多少钱
枣庄治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