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HP魔法传记第四百七十九章终章

2019-11-21 05:27: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HP魔法传记 第四百七十九章 终章

哀嚎声似乎成为了此时的主旋律,在金色的能量下,满眼的黑夜逐渐被光芒所吞没。

这就是雅典娜的手段。

调集所有残存的能量而发出的潮汐,就像是要把这东西在根源上转变一般。

事实上,伊敦恩留下的手段自然能够限制住死神的悸动,即便是由凡林来使用,但是依靠锁链的强大,死神仍然无法调动半分的能量。

这可比那个锁住魔狼芬里尔的锁链要结实的多,当然这只不过是凡林一厢情愿的这么认为。

如同烈日一般的光芒从空中散落,死神纯黑色的躯体在烈日中显得格外的扎眼。

“用魔力也可以,毕竟这个世界本源的力量就是魔力。”雅典娜说到,金色的躯体显得格外的虚幻,就仿佛随时可以覆灭一般。

“用魔力也可以?”凡林疑惑到,他看着地上巨大的符文阵。

“是的,只要能够找到与之相匹配的魔纹。”雅典娜说到,“不过你的力量还是可以催动神纹的,毕竟伊敦恩神灵已经将你的躯体从本源上改造了,你应该有吧,神性血液。”

“神性血液?”凡林随即反应过来,“您是指那些存在于我血液中的金色光点。”

雅典娜点了点头,金黄色的眼眸就像是时间最强大的探查法术一般,凡林身体的状况在她的眼中一览无余。

“如果没有神性血液,你以为你能够动用神灵的东西?”雅典娜说到,“不过伊敦恩对你的改造还是十分彻底的,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希望你还是不要让伊敦恩失望的好。”

“很抱歉,雅典娜……小姐……”凡林说到,他从来没有称呼过伊敦恩女神,更何况是跟他并没有太大关系而且还利用他的雅典娜。

雅典娜似乎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她,原来的人类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人类女性的称呼的话,这还是第一次。

“这个魔法阵的话,可以记录一下么?”凡林问到。

“当然。”雅典娜点了点头,一点稀碎的金色光芒从她的指尖传递到凡林的手背上。

凡林大叫一声,就像是被烙铁烙过一般,一个淡金色的魔法阵便出现在凡林的手背上。

到临沂有些无语,他的身上已经有一个梅林圆环的基础魔法阵的,而且还被尼可勒梅重新的刻画在背上过,而现在手上又多了一个。

就好像是那些最疯狂的炼金术师,自己的身体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炼金产品,无数辅助用的魔法阵都被一一的刻画在身体上。

目的只是为了方便使用?

看起来确实是这个样子。但是你记录就记录,你记在我身上是什么鬼。

凡林不自觉的有些想要吐槽,死神已经翻不起什么风浪,这让凡林的心态十分的放松。

“这就记录下来了。”雅典娜说到,她丝毫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在他们的时代,很多记录都是刻画在石板或者人的身体上的。

“这记录的方式还是十分特别的。”凡林小声的说到,他透过魔力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着魔法阵所做好饭的力量,和眼下的魔法阵别无二致。

“雅典娜女士。”邓布利多说到,“你应该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吧,我总觉得这并不像是外来的……”

“这确实是外来的物种。”雅典娜说到,“当时是我们的一时疏忽,让这家伙钻了空,不得不说,这家伙适应的很快。”

“据我所知,这东西出现过,就在近几百年。”邓布利多说到。

“就在近几百年?”凡林有些疑惑,他和尼可勒梅探讨过这些事情,以尼可勒梅的阅历……

“等我看一下,不过,你可不可以把那部分的内容开放,我现在能量不足以看察……”雅典娜为难的说到,她现在的状态并不足以支撑她在以神灵的姿态与这些人对话。

“哦,当然,我的疑惑都将为你呈现。”邓布利多说到,他的魔力微微一滞,雅典娜的精神便进入了邓布利多的脑海。

这种感觉十分奇怪,在凡林的印象里,从来都是邓布利多探查别人的记忆,可从来没有轮到邓布利多被阅读记忆的时候。

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在邓布利多的配合下,雅典娜很轻松的就完成了对于邓布利多记忆的堪察。

“一些衍生生物,博格特,摄魂怪,这些生物都是在此列,只不过摄魂怪继承的更加完备一些。这东西的适应能力非常强,部分已经被世界承认,同化,当然,这个独立空间中的,并不在此列。”

“原来如此。”邓布利多点了点头,死神的特性就像是一只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摄魂怪,只不过多了许多的能力与力量,但是在本源上,还是和研究摄魂怪的巫师得出的结论一致。

“不过,你们现在的人类可是要比之前的的人疯狂的多,虽然在力量上有所不及,但是无论是手段又或者是魔咒都要比以前的人精妙的多。但是让我很在意的一点,就是黑巫师,很多黑巫术都取自死神的能力。”

“死神的能力?”凡林疑惑到,“那是什么?”

“黑暗能量的作用,还有你们很熟悉的阿瓦达索命咒,只不过这魔咒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能力越大,战斗就越简单。”雅典娜说到,“我怀疑你们现在的巫师依旧和那些食古不化的人一样。”

“一样什么?”凡林问到。

“即便我不想承认,但是严格来讲,它可以算作是一位神灵,死神或者邪神,这种形容十分的贴切。”雅典娜说到,对于死神的能力,自然是不需要否认的,虽然说他长得难看了一些。

“自然,有神灵存在也就会有信徒的诞生,这并不像是东瀛的那帮神灵,一些无名的小神,或许都没有这位人类巫师强大。”

“信徒。”凡林思索到,他似乎是明白了一些。

“就是信徒,这应该算作是你们口中的黑巫师吧。不过,这也都是我的推测。”

“这很有可能。”邓布利多点头说到,“我出去之后会将这些事情彻查的。”

“不过,你要小心。”雅典娜警告到。

“我有一个疑惑,不知道,您是不是能够帮我解开。”邓布利多问到。

“可以,趁着现在我还有时间。”

“关于我的实力,我十分清楚,以我的程度,释放的末日审判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但是,这魔咒的效果却超过了我的想象。”

“你是指这个?”雅典娜说到,“我原本以为你会问怎么才能继续往下走。”

雅典娜轻笑到,金色的眼眸平静的注视着邓布利多。

“世界规则的问题,要知道,这里的世界是远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奥林匹斯空间,也就是,我的世界。”雅典娜淡淡的说到。

“这真的是以前你们时代的空间?”凡林不确定到,“这里的能量是……”

“全部被汲取了。”雅典娜说到,“一位神的消耗,自然也不会是一个小的数目。”

“消耗,整个空间?”

凡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在这里除了囚笼之外,任何一丁点的能量都没有看到,如果说,这真的是一种消耗的话,这也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些。

“世界的力量是不可再生的。”雅典娜说到,“事实上,一个世界,总共的能量也就这么多,而神灵的消耗在原来是很大的一部分,要知道,神灵很多征战的手段都能够直接调集一方的能量,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所以,你们被世界所排斥,对吗?”凡林小心的问到,这无疑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是的,即使这是养育我们的空间。”雅典娜平淡的诉说着,这是事实,任何人都无法避免。

“神灵的存在对于世界来说,威胁性实在是太大了,我想你们应该见过记录在空间中的印象,那种动辄就划破空间的攻击,如果是自然修补,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消耗很多的能量。然而高等神灵却能够轻松的做到这种攻击,而不用去考虑未来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不去考虑?”

“因为能量的充足。”雅典娜说到,“因为初生的世界能量实在是太过于丰厚,没有人去在乎,哪怕是穿梭在时光中的神。”

“您是指,伊敦恩?”凡林问到,他记得伊敦恩和他说过,她有能力穿梭时光。

“她算的上是其中之一,虽然正面战斗并不强大,但是她的手段十分诡异,她可以进入其他人的命运,观看其他人的未来,这包括神灵。”雅典娜说到。

“但是她在当时并没有预见到神灵会死亡。”凡林说到。

“不,她预见到了,否则,战斗能力并不强的他又怎么能熬的过诸神的最后时代?”

雅典娜的眼神中升起了一丝追忆。

“所有的神能力都达到了顶峰,老一辈的充沛,新一辈的成长,别有用心者的作祟以及这个世界的无法包容。神与神,神与人,人与人,征战似乎成为了当时的主要手段。”

“神与人?”凡林吃惊的说到,“神灵还会对人类出手?”

“当时的人类可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可以说,你们在他们的面前是不堪一击的,你应该听说过赫拉克勒斯。”

“是的。”凡林点了点头,“可是他不是神的孩子?”

“即便是神的孩子,但是血肉却传递与他的母亲,严格来讲,他是一位成神的人,只不过是在死后,褪去了凡人的躯体。”

这似乎是给他们指明了一天道路,人类也能够成神,只不过要抛弃……

“你现在的状态就和他十分的相近。”雅典娜轻笑到,“伊敦恩对你十分的不错,把她残存的神血都给了你,从根源上改变了你的隐患。”

“隐患?”凡林问到,“我有什么隐患?”

“在两种类似但是并不相同的力量下,即便是勉强融合,也只不过是让危机潜伏,伊敦恩只是给你笑到了一个最适合你的样子。而且,你应该清楚自己的来历,勉强的续命,这很糟糕。”

凡林点了点头,他顿时就理解了雅典娜口中所说的的隐患,力量融合就像是魔杖一般。

他的第一根魔杖,奥利凡德曾经说过,那是失败过无数次才换来的成功。

魔杖制作失败就很容易发生意外,魔法材料蕴含的力量在对冲的作用下爆开,或许他的身体也会如此,没有伊敦恩的话。

“那么,您是说我……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同。”

“世界规则的压制,这个世界已经无法再诞生神灵了,道路已经被封死,可以说,如果成神的话,那么势必就要打破这个世界的壁垒,世界不会允许有人拥有那样的力量,因为世界的壁垒一旦被破坏,那么这个世界也只能够走向灭亡。”雅典娜毫不留情的纠正到,她是一位神灵,自然也是很清楚这个世界的规则。

“所以说,神灵是不可能在诞生的,这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即便他本身就出自于这世界,但是,神灵的不死的,汲取的能量永远要比反哺的要多,如果我们真的在哪里活到现场,整个世界就会变得如同现在一样,死寂,毫无生机可言。”

“这还真是一个毛骨悚然的话题。”凡林笑到,“看起来是我想的太多了。”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邓布利多打断到,“因为这里是从远古截取的世界,所以,这里对我的压制也就小了很多,甚至于,微不可闻,那么理所当然的,解除了部分的压制,魔咒的威力自然也就变得强大。”

“是这样的。”雅典娜说到,“说实话,你很让我意外,看起来每个年代都不缺乏天才的人类。”

“邓布利多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小天狼星说到。他十分的信服邓布利多。

“我并不意外,即便你放在我们的时代,你也很有希望突破壁垒。”

“成为神灵?”邓布利多笑了笑,“这……”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实上,机会很多,但是十分遗憾……”

“我活在现在。”邓布利多说到,“我并不认为永生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是啊,很无聊。”雅典娜说到,“就像是监狱一般,永恒时光中的孤独。”

“永恒?”邓布利多轻笑着说,“那我倒是要祝贺您脱离苦海。我有一句信奉的话,我想您应该很乐意听一听。”

“什么话?”

“死亡是另一场伟大冒险的开始。”邓布利多说到,“这并不可怕。”

“另一场。”雅典娜思索到。“看起来你对生死的探求还是很有研究的。”

“毕竟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了。”邓布利多说到。

“这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雅典娜淡淡的说着,“不过,这样的做法倒是很有意思

,哈迪斯在的话,或许还可以咨询一下,毕竟用你们的话来说,他在这方面的业务能力十分强悍。”

“业务……”凡林有些无语,雅典娜给他建立起的严谨感官顿时就有些要崩塌的意味。

“这是一种比喻。”雅典娜说到,“不过,这种方式倒是很值得推敲。”

“死亡?”凡林摇了摇头,这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遥远,即便他已经在这条线上转了好几圈,但是从始至终,死亡也并没有落在他的头上。

“十分感谢您。”邓布利多说到,“您说的话,我会牢牢记住的。”

“这毕竟是我们留下来来的隐患。”雅典娜说到,“我十分怀疑,这东西是被故意放进来的,不然的话,现在以他刚刚降临这世界的样子,根本是没有办法破开一个世界的壁垒。”

“外面是什么样子?”凡林问到。

“用你们的话来说,宇宙星辰。只不过,多了一些壁垒,这些都是凡人无法看破的东西,就像是他。”雅典娜说到,“这种虚空生物在进入世界之前是无法显化在人类面前的,存在于另外的层面,就像是巫师的魔法,你们口中的麻瓜永远都没办法看破这种力量,不过,他们掌握的,似乎要比你们强大,至少,这些人能够毁掉一个世界。”

“用热武器?”凡林问到。

“应该是这个样子,”雅典娜点了点头,“透过记忆可以完全的摸清,只不过,这代价太大,他们的躯体比你们还要不堪。”

雅典娜将目光投回到死神的身上,最后一丝的黑色也已经被灼热的烈日所焚烧。

“这样就好了。”雅典娜显得十分的轻松,伴随着力量的消散,他的身影也逐渐的便淡。

“等……等一下,”凡林忙叫道,“我们该怎么回去?”

“我会送你们回去的,把我的信徒带过来,钥匙还在他的手里,我现在的能量没办法直接送走你们。”

小天狼连忙将钥匙取下,他握在手里,紧接着,雅典娜最后的身影都没入了钥匙之中。

“轮回,或许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治疗癫痫病海南哪家医院好
惠州治疗性病费用
泰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汉滨区第一医院
焦作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