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神灵诀 第二百六十五章 风起,天寒

2020-01-17 02:4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灵诀 第二百六十五章 风起,天寒

秋风突然起了,书院周围的古树都开始纷纷抖落起落叶来,不过,在书院中却感受不到秋意的来临,这也就是在书院才能如此,若是在他地,却是又有不同。

在红叶大世界中的北部,这里生活着一群满是风霜的生灵。

之所以说是风霜,是因为在秋季,这里的气候就是以风霜为主。

早晨醒来,无数枯草都不再泛黄,而是沾上了淡淡的白意,这给原本的色彩比较单调的北部增添一丝颜色,却也带来了一丝寒冷。

因为地域的不同,这里的人群很难感受到烈日炎炎,哪怕是在东胜最为炎热的时候,这里的阳光也是如春天一般温和,甚至在吹风的时候还带着丝丝寒意。

这就是北部,这就是巫族生活的地方,是北部的苦寒之地。

四季都带着寒意,这是寒冷,这里树木稀少,植被极少有绿意,这里的的凡俗之人通常都已放牧为生,生活极为艰苦,因此这里被称为苦寒之地。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那么苦寒之地的人也会更加的彪悍,性格都极其坚韧。

当然,这是形容凡俗之人,若是修士,那么则会变得嗜血。

秋风渐渐起了,但是这里的人仿佛没有发现一般,听着一声声从秋风里传来的低沉的号角,众多穿着兽皮的修士纷纷向着部落中的斗兽场聚集。

斗兽场,并非是单纯的斗兽之地,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它也会用来作祭祀之用。

而近日便是如此,一头头说不出名字的凶兽被束缚着,整整齐齐的被摆放在一处祭坛之上,祭坛之上有一座雕像,那雕像并非人身,而是一头巨大的昆虫。

众多修士不约而同纷纷聚集在此,如此片刻功夫后,这斗兽场中的人数已然达到了人满为患的地步。

然而出奇的是这些人都没有交流,哪怕是轻声低语都没有。

“祭圣祖!”

随着时间的流逝,当远处的高台之上传出一声沉闷的号角声后,有一个面部全是黑色的纹洛的老人一声低吼,声音不高,但是每一个人都能听见,因为他动用了修为。

“祭祖,恭迎圣祖降临!”

众多修士异口同声的高呼,同时拜伏在地,态度无比虔诚,就连那老者也是如此。

也就在此刻,那些凶兽身上被束缚的绳索统统发出璀璨的光芒,紧接着那些血肉身体中就有一道道血水流出,而那些凶兽似浑然不觉一般,只有一双双眼睛渐渐变得无神。

随着那些凶兽之血的流尽,众多兽血开始汇聚在那祭坛中的凹槽中流动,片刻之后,当所有凹槽都被兽血填满之后,祭坛中爆发出一道道乌光没入那雕像之中。

“恭迎圣祖!”

此时,那祭坛周围密密麻麻跪伏着的人群,突然抬起双手,再起一拜,口中也念了一句。

那声音连成一片,如浪潮席卷而来,而那雕像也开始缓缓复苏。

原本是石质的身躯开始变得有光泽,最后恐怖的气息随着散出,那些跪伏在地的人群并没有感到恐惧,而是每个人面露狂喜,不过,身子也压得更低了,身躯与地面紧紧贴了起来。

“漫长的岁月啊,吾......感到了你们的渴望,也感到了你们的力量。”

那昆虫口吐人言,但绝对不是一头精怪,而是正切的昆虫,只是成精了。

“一切,都是圣祖庇佑!”

跪伏的人群再次恭敬齐齐回答。

那昆虫移动着庞大的头颅扫视一圈后,再次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我昆部的子民们,选出你们中的巫子,接受我的祝福吧,来日,杀向那太阳升起的地方,血染东胜!”

“血染东方!”

“血染东方!”

“血染东方!”

人群再次发出浪潮般的声音,层层叠叠,连绵不绝,不过声音却带着无比的兴奋和狂喜之意。

而这样的一幕,在北部的各个地方几乎在同时发生着,隐隐间,众多声音仿佛汇聚在一起,飞出了北部,更是驱散了那寒风,更是自身形成一股大风,吹向了东方。

天地有阴阳,那么气候自然冷热,在红叶世界的南部,始终都是湿热的气候,因此,这里古树遍布,一棵棵大树不似东胜那般长得弯曲,这的每一棵树木都生得笔直,还极其奇高大。

这里就是蛮族,一个嗜血的部落,也是一个茹毛饮血的部落。

和东胜修士不同,这里的修士修的是气血,也不是靠晶石修炼,而是兽血,除却他们尊为圣祖之外的所有凶兽都是他们猎杀的目标。

和巫族极为相似,只是巫族多以巫蛊为尊,他们则是以兽类为尊。

秋风也来了,不过还没有靠近南部,就被那茂盛的树林阻挡,因此,整个南部都没有那种寒冷之意。

不过,并非说这里一成不变,秋天的来临,让这个春夏都极为湿热的森林都开始变得干爽了起来,也因此,这个季节几乎是蛮族最喜爱的季节,更喜爱那些奔跑的蛮兽。

无数凶兽在这个季节中变得膘肥体壮,也就意味着蛮族可以捕杀更多的凶兽,借此增加更多的气血之力,修为也可以更进一步。

咚!咚!咚!

突然,在南部的好几个地方都有战鼓之声传出,这鼓声在南蛮的地界只有两个时候能够听到。

一是入侵东胜,或者蛮族,另一个时候则是祭祖。

而今日的鼓声缓慢,并不急促,那么显然就是祭祖。

随着战鼓之声的传出,所有蛮族之人都开始向着部落居住地聚集,一头头蛮兽的头颅被斩下,整齐的摆放在一座矮山之前。

这一幕如同在祭祀这座矮山,若是细看,才发现,这矮山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随着众多蛮族之人口诵经文,一头头蛮兽头颅中飞出一缕缕血色的精气进入那山体之中,只是眨眼间,那些头颅尽数变成一堆枯骨。

与此同时,那座矮山突然动了,不过这些蛮族之人并没有任何奇怪之意,反而是眼中的恭敬之色更浓了,甚至有人开始手舞足蹈,用最古老的仪式来进行这种祭祀。

山体不断在颤抖,最后更是缓缓拔高,让人很是意外,不过当山体不在抖动也不再吞噬那些兽血精华之后,才看清这哪里是一座矮山,分明是一头巨大的蛮兽,而那些生长着在凶兽身上一棵棵树木赫然就是一根根长毛,至于那些石块则是巨兽的伤疤,数目都不少。

“吾之膜拜者,你们可准备好了?”

那巨兽发出嗡嗡之声,无形的大风从他的口中喷出,卷起砂石,只是这些蛮族之人并没有因此反感,反而也随之发出低吼之声,似在呼应那圣祖。

“选出最嗜血的蛮之子,我要送给他我的力量!”

这样相似的场景在蛮族大地上到处发生。

整个蛮族大地也因此变得躁动起来,血腥的气味开始充斥整个南部大地。

而,西漠之地,雷音寺中佛门领袖也传出了佛旨。

“选十名佛门弟子,前往天龙池沐浴斋戒,聆听经文。”

这一法传出,让西漠也开始变得不再宁静,仿佛一日间,原本只知青灯古佛的僧人突然变成了怒目金刚。

西漠,也带了肃杀之气,不过他们选取的人数极少,唯有十人,不过这十人或许抵得上百人,甚至千人。

一时间,整个红叶大世界都开始变得不同起来,紧张的气氛也开始出现。

而在东胜,不光是天云书院在做准备,鹿战门已经开始选拔弟子,甚至在厮杀过程中有弟子直接死亡。

而道天阁中则要祥和很多,众多弟子默默在道天峰之下默默感悟,借此感悟剑意,很多人甚至开始沟通那把无上巨剑,只希冀获得一缕剑芒在身。

而此外,诸多国家也开始如此,部族之间的较量,部族子弟之间的斗法,都变得极其频繁起来。

一切,似乎都开始变得不同起来,只因为一场秋风,不过书院之中依旧没有寒意,而丹峰依旧是一副春暖花开的景象,遍地药草盛开,不过更多的药草开始凝结种子,而木名此时也是如此。xh:.126.81.50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线挂号
信州协和医院在线咨询
包头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治疗卵巢炎医院
汕头那个医院割包皮过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