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诛天图第二十四章谁说我没完成

2020-01-25 01:5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诛天图 第二十四章 谁说我没完成?

“你什么意思?”

白文莽冷视柳中原。☆→☆→點☆→xiao☆→说,..

“我什么意思?”

柳中原嘴角扬起一丝笑容,“老白啊,我们斗了多少年了,但是这般莽撞,你还是第一次吧?哈哈哈,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趟这趟浑水?”

“装神弄鬼。”

白文莽不屑道。

“轰!”

酒楼的大门忽然大开,数十名衙役竟然在这个时候密密麻麻的闯了进来,一个个身强体壮,手握大刀,杀气凛然。

为首的,赫然是记录任务的xiao吏。

“呦,是你?”

白文莽看着那名xiao吏,有些诧异,“想不到你竟然当了王家的狗腿,不过,就凭这些官兵,也想凑热闹?”

“这就不用白爷操心了。”

xiao吏嘿嘿一乐。

“私自挪用官兵,你们在找死!”

白文莽冷笑。

“这您可别乱说,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私下指令啊。”

xiao吏怪异的笑了一下,身子主动让到了侧旁。

“嗯?”

白文莽眉毛一挑。

“咚咚!”

沉闷的脚步声响起。

众人抬头看去,一名中年人踏步而入,标准的国字脸,面容威严,举步之间,气势非凡,充满无尽的冰冷。

“是你?”

白文莽震惊。

陆航,观止境画师。

实力惊人,绝不在白文莽之下,乃是十年前开阳县走出的天才,后来踏入观止境才回到开阳县,造福一方。而更重要的,就是他的身份,开阳县第一捕头,身份仅次于县尊,足以代表官府!

他怎么会在这里?

“哪个是柳风?”

陆航威严的声音在酒楼内传递。

“风儿……”

嫂嫂抓住柳风,颇为担忧。

“我是!”

柳风拍拍嫂嫂的手,让她安心,直接站了出来。

“很好。”

陆航點點头,“根据任务指示,你利用《富春山居图》谋取私利,经营声望,恐怕要跟我走一趟了。”

“什么?”

周围人闻言大惊。

这也算?

而当初尝试过《富春山居图》任务的人则是隐隐想起,在任务最下角,似乎有这么一条规定。只不过,大多人都是当场尝试,倒也没有人注意过这个,想不到,今日竟然用到了这一条。

“规定……”

柳风仔细想了一下,摇头道,“我从未听过这条规定。”

“拿来。”

陆航早有准备。

将任务卷展开,暴露在众人眼中,最下方,清晰的写着,关于不当利用《富春山居图》的惩罚。

“呵。”

柳风仅仅扫了一眼,就看得分明,冷笑道,“当初我接受任务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一条!再者,就算经营声望,谁会经营这种狂妄恶名?还是说,从我接受任务的时候,你们就策划好了么?”

“他的罪过,他自然会承受。”

陆航淡淡的说道,“我只负责抓人,抱歉了。”

“刷!”

密密麻麻的官兵围上。

酒楼内所有画生吞咽一下口水,他们手无缚鸡之力,面对这种场面还是无法立足,更何况,陆航可是一名强大的画师!

“陆航!”

画堂先生骤然站了出来,“你们公庭的过错,让柳风来承担吗?”

“我说过,我只负责抓人。”

陆航微微摇头,一如既往的冰冷,“你们的矛盾,我不会管,也不会考虑,来人,将柳风带走。”

“谁敢!”

画堂先生站出,周围气势涌动。

“聒噪!”

陆航目露杀气。

“轰!”

画轮浮现。

强大的黄色光华充斥酒楼之内。

果然。

又是一名观止境的强者!因为一个柳风,开阳县所有的强者几乎都出动,一场大风暴即将被彻底引爆!

“身为大夏王朝之人,竟然敢反抗朝廷?”

柳中原一声厉喝,观止境的气息爆发。

“你们难道要造反不成?”

王思齐同样不甘落后。

“轰!”

熟悉的光华再度涌现,整个酒楼再次被无尽的黄光充斥。

“你们几个也想代表朝廷?”

白文莽大笑。

“要战便战!”

画堂先生目光清冷。

二对三丝毫不落下风。

背后,那被浓郁黄光掩盖的画轮中,隐约可以感觉到无尽的森寒,还有那蓄势待发的澎湃剑气!

酒楼中。

所有画生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难道要动手了?

那可是传说中的观止境啊,那个叫柳风的画生,竟然拥有这般能量?

“很好,既然如此的话。”

陆航冷笑,“那就只好将你们全部杀掉了。”

“嗡——”

一声穿透任性的怪异声音响起。

陆航背后,那画轮之中,一副神秘的灵画若隐若现,还没露出真容,强大的力量已然倾斜而出……

“贤侄且慢。”

一名老人由远而近走来。

陆航即将出手的身影一顿,看见老人顿时变得恭敬,“见过管老先生。”

酒楼众人凛然。

管老先生,一名普通的画师,据说只有入微境的实力,远远不如在场几位,但是,他之所以让所有人恭敬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多年前的画堂先生,教出无数强大的画师,可以说是誉满开阳县!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點。

那副《富春山居图》就是管老先生的先辈所做,也是管老先生委托在开阳县的,这件事,他做的了主!

王安眼中快意的狠毒,“管老先生都惊动了,柳风,你死定了!”

“你就是柳风?”

管老先生目光落在柳风身上。

“是。”

柳风一如既往的平静。

没有害怕,也没有卑微的祈求。

“胆色倒是不错。”

管老先生夸赞了一句,话锋就是一转,骤然变得严厉,“但是,你万万不该利用先辈的心血玩弄心计!无论你知道任务惩罚也好,不知道任务惩罚也好,用这种方式侮辱先辈遗作,都该死!”

管老先生杀气腾腾。

白文莽和画堂先生心中一凉。

他们知道管老先生重视这幅画,但是从未响过,他竟然如此重视,重视到了几乎偏执的地步!

其实这事本来没什么。

柳风这举动,谈何利用?

本来就是王家和柳家硬生生上纲上线,利用灵画的应该是他们才对!管老先生怎么全部归罪与柳风了?

他们不懂。

而柳风看见这一幕,只是冷笑。

或许。

是因为没有能力对抗王柳两大世家,所以将怒气发泄到他身上了?

无论这管老先生当初多么有威望,荣耀,没有真正的实力,在王柳两大巨头面前,留下的不过是屈辱和不甘心……

“先生。”

画堂先生眉头微皱,“柳风他……”

“不用说了!”

管老先生摆摆手,“我不会杀他,但是这般胡闹,有什么资格成为画师?先关一段时间吧。来人,带走。”

“是。”

几名衙役上前。

白文莽苦笑,如果说,陆航的出现,让对方实力大增。而管老先生的出现,几乎完全是声誉上的冲击,他怎么动?

天时地利,完全都在对方那边!

而没人注意到,就在这时,一直观望的画堂先生,手中已经出现幽幽寒光,一丝特殊的力量在酝酿,蓄势待发。

“哼。”

管老先生见无人反抗,这才冷哼一声,转身准备离去,然而谁知,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悠悠的飘了过来。

“你们闹完了,可以让我说句话吗?”

众人回头,顿时惊讶,竟然是柳风?

这个时候,他还想说什么?

画堂先生见状哑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收回了手。

“求饶?没机会了。”

管老先生一脸厌恶之色,“带走!”

“呃……”

柳风很无奈,看着酒楼众人,怅然一叹,悻悻然的说道,“谁说我没完成灵画呢?”

“刷!”

所有人身子一僵。

就连那位已经走出去一半的管老先生,都猛的回过头来,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你刚才说什么?”

湖南省结核病医院怎么样
重庆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看牛皮癣到什么医院
深圳做妇科病检查要多少钱
昆明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