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红基会30万善款被截续嫌犯称接受家长馈赠

2019-12-13 11:50: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红基会30万善款被截续:嫌犯称接受家长馈赠

京华时报5月30道 昨天,获得了一份马书军在5月26日投案前写给红基会秘书长王汝鹏的一封长达11页的信。对比之前红基会的声明,邯郸红会原工作人员王莉的说法,以及马书军写给红基会秘书长王汝鹏的电邮等资料,发现,马书军“截留”善款一事,尚存诸多疑点。

疑问1

马书军是接受家长馈赠?

5月26日上午,马书军向东城警方投案。25日晚上,他在电脑上写下了一封长达11页的信给王汝鹏(是否寄出不详)。信中,马书军自称“您原来的‘志愿者’、‘手下’和现在的‘毒蛇’”。

马书军在信中说,自己并不是为了骗钱,才给患儿家属跑救助,而是患儿家属来求他。“小天使基金的申请材料要找这个盖章找那个盖章,家长们那有这些能力去按小天使规定办呢,医院不结账有的连骨穿诊断报告都拿不出来,发票也开不出来……即使好不容易评审通过了,限期就要办手续。那时候,孩子也许出院了,也许正在抢救,家长没时间去北京,也没路费,靠什么,还是靠家长互助,互相帮忙打听消息。帮忙办个手续什么的,找我求助的比去小天使办公室的都多,还有家长给我下跪,想我马书军就是整天给人家下跪的,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啊!”

在这封信中,马书军承认收了小天使基金拨给部分家长的钱,并确实将一些邯郸患儿的资助款留下,但他不认为这是“违法”。

马书军说,“很多家长知道我也不容易,坐车打吃饭都要花钱,孩子还要看病(白血病),就主动提出如果小天使批下来资助款就分给我一部分,或者给其他特急的孩子,并且还找其他家长作证当保人。”

接受这些钱,马书军并不觉得自己犯了罪。他的逻辑很简单,“钱既然给了家长,就不是红基会的,家长有权支配,我收到的资助款也一样给人家。”

[1][2][3][4][5]下一页

他达拉非片能空腹吃吗
勃起功能障碍是怎么引起的
他达拉非片功效
前列腺增生的误区有哪些
分享到: